濟寧新聞網

首頁 > 正文

硝酸硝銨行業經濟運行穩步前行

www.livenettvtips.com2019-09-16

  在9月10日召開的2019年硝酸硝銨行業工作會上,談到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我國硝酸硝銨行業經濟運行情況,中國氮肥工業協會理事長顧宗勤指出,近來,我國硝酸硝銨行業加快淘汰落后產能,積極推進技術創新,努力調整產品結構,加大開拓下游需求,取得了較好的業績。行業的經濟運行形勢總體穩步前行。

  調結構去產能工作穩步推進

  顧宗勤指出,在政府引導、政策影響和市場競爭等因素的綜合作用下,我國硝酸硝銨行業調結構去產能工作取得積極進展。據中國氮肥工業協會統計,截至2018年底,全國硝酸產能合計1964萬噸/年,同比下降0.5%;硝銨產能合計1088萬噸/年,同比下降3.1%。一方面,淘汰落后產能的力度在不斷加大。據統計,近幾年共退出硝酸產能310萬噸/年,退出硝銨產能275萬噸/年,部分大企業也加入到退出企業行列,號稱“亞洲第一硝”的安徽淮化于2018年7月停產退出行業,華南最大的硝銨企業廣西柳化于2019年3月正式停車。隨著落后裝置的退出,產能結構進一步優化。常壓法、高壓法、綜合法等落后硝酸產能占比不足2%,雙加壓法硝酸產能占比達96.7%,中壓法硝酸產能占比為1.5%;另一方面,更有生命力的新建產能不斷形成。中壓法及單加壓法硝酸裝置由于適合于中小規模硝酸生產,近幾年發展較快,特別是在山西交城地區,一批新裝置陸續建成投產,目前產能已達30萬噸/年,在建和規劃產能還有55萬噸/年。

  裝置規模趨于合理化

  顧宗勤表示,隨著國產化技術的研發和推廣,硝酸硝銨行業裝置大型化進程加快。新建硝酸裝置單套規模以15萬噸/年和27萬噸/年為主,新建硝銨裝置單套規模以20萬噸/年為主。據中國氮肥工業協會統計,目前國內27萬噸/年硝酸裝置有31套,產能占比42.6%;15-27萬噸/年裝置48套,產能占比37.2%;15萬噸/年以下裝置35套,產能占比16.5%;50萬噸/年以上硝銨產能占比29.4%;20-50萬噸/年硝銨產能占比62.5%。值得一提的是,2018年,我國首套36萬噸/年硝酸裝置在萬華化學成功投運,國產化率達95%。重慶華峰36萬噸/年硝酸裝置也將于2020年投產。在裝置大型化發展的同時,為了滿足下游硝酸鹽和硝基肥等中小企業需求,5-15萬噸/年的單加壓法/中壓法硝酸裝置也得到快速推廣。

  行業的產量有所增加

  據中國氮肥工業協會統計,2018年硝酸產量1316萬噸(估算),其中濃硝酸294.8萬噸;硝銨產量599.3萬噸,同比增長7.9%。其中,多孔硝銨產量99萬噸,液體硝銨110萬噸,二者合計占硝銨總產量的43%。硝酸鉀產量80萬噸,兩鈉產量93萬噸,硝酸銨鈣產量170萬噸,自建硝酸裝置生產的硝基復合肥產量286萬噸。

  市場價格明顯上揚

  據中國氮肥工業協會統計,2018年硝銨平均出廠價1875元/噸,同比上漲18.2%;多孔硝銨平均出廠價2016元/噸,同比上漲18.4%。 2019年上半年硝銨價格有小幅回落,但相比前幾年仍處于較高水平,硝銨平均出廠價1880元/噸,其中多孔硝銨平均出廠價1920元/噸。價格上漲主要因為:一是規模小、競爭力不強的企業相繼退出,產能下降,行業集中度提升;二是原料價格上漲,2018年液氨平均出廠價達到3069元/噸,2019年上半年3014元/噸;三是下游需求恢復,民爆行業對硝銨需求小幅增長,硝酸鹽、硝酸銨鈣總量穩步增長;四是自去年以來我國氮肥市場并沒有像化工產品市場那樣,價格大幅下滑,氮肥價格一直保持在合理區間,市場始終平穩有序。

  企業產品結構不斷優化

  顧宗勤表示,硝酸硝銨企業積極調整產品結構,適應市場變化,提高企業效益。為適應民爆新技術和管控要求的變化,企業提高多孔硝銨和液體硝銨的產量;為適應農業領域對硝態氮的需求,企業增加硝酸銨鈣等硝基肥的產量;為開拓新的需求領域,企業積極發展高端硝酸鹽產品。此外,硝酸鎂和硝酸鈣等中量元素硝基類肥料發展勢頭較好,山西交城和山東等地分布較多。

  行業技術進步成果顯著

  近幾年,硝酸硝銨行業的創新能力快速提升。一批先進技術和裝備得到推廣和應用,包括傳統雙加壓法硝酸裝置改造技術、氨氧化爐節能改造技術、硝酸機組由汽拖改電動改造技術、15萬噸/年單加壓法稀硝酸生產技術、36萬噸/年雙加壓四合一機組、全中壓法硝酸三合一機組、NOX尾氣治理技術。為滿足下游產業需求,行業還開發了一批新產品生產技術,包括硝酸磷肥生產技術、多種大顆粒硝基產品生產技術、電子級硝酸鉀生產技術和兩鈉生產技術等。

  出口小幅增長

  據海關統計,2018年我國出口硝銨25.0萬噸,同比增長23.2%;出口硝酸銨鈣43.6萬噸,同比增長9.8%。澳大利亞和印度尼西亞是我國硝銨出口的傳統市場,在兩國相繼對我國反傾銷的情況下,出口仍保持小幅增長;越南、緬甸、泰國等又成為硝銨出口的新興市場,這都與國內生產企業積極開拓國際市場密不可分。由于印尼反傾銷案件的繼續凍結和澳大利亞反傾銷案件以0.3%微量稅率結案,相當于兩個重要市場有驚無險、繼續維持,極大地增加了企業出口機會。但也應該看到,就總量而言,與5年前相比,出口仍有明顯萎縮,與歷史最高還有差距。主要因為:一是國際市場鐵礦石量降價跌,對硝銨需求減少;二是國內各港口出口硝酸銨管控從嚴,出口成本上漲;三是國際新增產能增多,競爭激烈,國內競爭力下降。

  安全管控愈加嚴格

  顧宗勤指出,硝銨作為炸藥的原料,在銷售、購買、儲存、運輸和出口等方面一直受到國家相關部門的嚴格監管。今年“3.21”響水事故后,工信部和各省市應急辦要求加強對硝銨生產、倉儲的檢查和管控力度。2019年3月1日正式實施的最新版重大危險源辯識標準,將硝酸銨肥料列入到危險化學品種類,按照新標準的臨界量核算,硝酸銨肥料成為“構成重大危險源一級”水平,需按照更嚴格的相關措施管理。此外,2017年國務院辦公廳《關于推進城鎮人口密集區危險化學品生產企業搬遷改造的指導意見》公布以來,一批位于人口密集區的硝酸銨生產企業,面臨就地改造、關閉退出或搬遷入園的選擇,例如陜西興化、烏拉山化肥、安徽淮化、廣西柳化、晉開一分廠、福建邵化等,這對他們來說,又是一個重大考驗??梢哉f,近兩年國家對硝酸銨及硝酸銨肥料的管控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,生產企業面臨的安全壓力與日俱增。

  (責任編輯:DF314)

熱門瀏覽
熱門排行榜
熱門標簽
日期歸檔
临汾| 淮南| 醴陵| 保定| 锦州| 吐鲁番| 浙江杭州| 宁波| 崇左| 六盘水| 安顺| 乌兰察布| 遂宁| 福建福州| 湖州| 肇庆| 周口| 平凉| 河南郑州| 东台| 北海| 汉中| 松原| 茂名| 茂名| 亳州| 晋中| 晋江| 蓬莱| 许昌| 三明| 广元| 驻马店| 济宁| 湖南长沙| 七台河| 桐城| 龙口| 台北| 牡丹江| 毕节| 陕西西安| 宜都| 保亭| 黔东南| 南通| 上饶| 大同| 怒江| 吕梁| 丽江| 洛阳| 高雄| 丽水| 东营| 海门| 简阳| 黑河| 延边| 德州| 吉安| 五家渠| 梅州| 澳门澳门| 舟山| 迪庆| 亳州| 屯昌| 湛江| 景德镇| 运城| 忻州| 廊坊| 汝州| 宁国| 哈密| 株洲| 临猗| 泗阳| 衡水| 霍邱| 永新| 泰州| 汝州| 资阳| 汕尾| 平顶山| 天水| 蚌埠| 诸暨| 宿州| 黑龙江哈尔滨| 天长| 崇左| 滁州| 玉溪| 宝鸡| 灵宝| 渭南| 台北| 承德| 双鸭山| 绵阳| 肥城| 绵阳| 漳州| 酒泉| 来宾| 莆田| 常德| 吕梁| 南京| 攀枝花| 项城| 铜仁| 济南| 陇南| 防城港| 漳州| 无锡| 湖南长沙| 三明| 林芝| 通化| 甘肃兰州| 铁岭| 安吉| 山东青岛| 钦州| 安阳| 扬州| 周口| 青州| 洛阳| 阳泉| 阿克苏| 余姚| 灵宝| 定西| 承德| 果洛| 萍乡| 武安| 荆州| 蓬莱| 资阳| 澄迈| 灌南| 鞍山| 昭通| 包头| 攀枝花| 图木舒克| 黔南| 安顺| 安庆| 海宁| 萍乡| 巴中| 德清| 长垣| 佛山| 定安| 三亚| 安康| 青海西宁| 阳江| 临沧| 陕西西安| 遵义| 果洛| 商丘| 昭通| 广安| 景德镇| 广饶| 瓦房店| 定安| 蓬莱| 济南| 烟台| 安顺| 如皋| 山南| 清远| 长垣| 忻州| 常德| 忻州| 和县| 德宏| 庆阳| 寿光| 佳木斯| 神农架| 梧州| 晋中| 澄迈| 嘉兴| 桐乡| 河源| 余姚| 丹东| 海南海口| 鹰潭| 厦门| 铜仁| 邳州| 保定| 益阳| 乳山| 甘孜| 灌云| 滕州| 鞍山| 赵县| 安吉| 乐平| 宝应县| 毕节| 新沂| 龙口| 江门| 莆田| 甘南| 公主岭| 海丰| 宿州| 涿州| 正定| 丽水| 绵阳| 商丘| 洛阳| 台湾台湾| 吕梁| 恩施| 西藏拉萨| 新泰| 黑河| 玉林| 莆田| 鄢陵| 攀枝花| 贺州| 柳州| 汝州| 景德镇| 金华| 邢台| 株洲| 昌吉| 泗洪| 汕头| 松原| 锡林郭勒| 高雄| 神木| 巴中| 阳春| 毕节| 铜仁| 宜昌| 南京| 益阳| 锡林郭勒| 仙桃| 沭阳| 大丰| 宜都| 益阳| 安康| 巢湖| 信阳| 寿光| 安徽合肥| 库尔勒| 包头| 自贡| 中山| 德阳| 孝感| 河池| 承德| 巴彦淖尔市| 淮北| 铁岭| 宝应县| 江苏苏州| 日土| 东莞| 普洱| 张家口| 达州| 南平| 中卫| 海南| 乐平| 通化| 随州|